藏網,中國西藏新聞網,西藏信息網,弘揚藏人文化,西藏新聞門戶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 XML地圖

藏網

自治區法律援助中心律師歐珠多吉: “辦的不僅是案件,是他人的人生”

來源:藏網整理 作者:次仁德吉 人氣: 發布時間:2019-04-19 18:40
摘要:“你辦的不僅僅是法律援助案件,是他人的人生。因此把每一起法律援助案件辦好、辦實,讓困難群眾及時獲得補償,我覺得這才是法學教育的精髓。”自治區法律援助中心律師歐珠多

“你辦的不僅僅是法律援助案件,是他人的人生。因此把每一起法律援助案件辦好、辦實,讓困難群眾及時獲得補償,我覺得這才是法學教育的精髓。”自治區法律援助中心律師歐珠多吉說。

2月21日上午,當拉薩的陽光透過玻璃照射在歐珠多吉的辦公桌上時,他已經開始了這一天的工作。

這是一起辦結的農民工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歐珠多吉的桌子上放著幾份檔案袋,他拿起上面的一份檔案,給記者講起了該糾紛的始末。

2017年3月23日中午,該糾紛的受援人王某在拉薩某公司工程處勞動,在從該工地集體伙房打完飯往回走時不小心掉入該工程2米高的電梯井坑里,該電梯井坑周圍無任何防護欄桿及警戒標識。

王某受傷后,先后在自治區人民醫院、西藏軍區總醫院、四川省綿陽市骨科醫院進行治療。2017年6月,王某出院。2017年8月,西藏阜康人民醫院法醫臨床鑒定中心鑒定王某受傷等級為“腰1椎體爆裂性骨折致馬尾神經損傷雙下肢不全癱傷殘等級為六級”,并對王某受傷后誤工損失日評為“1095日”。

2017年10月,經拉薩市信訪部門轉交,自治區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歐珠多吉承辦此案。接到此案后,歐珠多吉多次調查取證獲知,拉薩市某公司工程是由西藏某公司承包給中交某公司承建,后來中交某公司又將施工項目分包給拉薩某勞務公司,拉薩某勞務公司又將工程外墻貼磚項目違法分包給未取得工程相關資質的自然人于某。

2017年10月底,在多次與上述公司和于某進行協商賠償無果后,歐珠多吉向拉薩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請求確認勞動關系。因證據不足,駁回申請。

2017年12月,歐珠多吉向拉薩市城關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2018年5月,該案一審宣判,判決被告方向原告方王某賠償殘疾賠償金等各項損失33萬余元。宣判后,被告方向拉薩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2018年6月,拉薩市中級人民法院 開庭審理此案,并于7月底做出維持原判的判決。8月,因被告方不履行判決所確定的義務,歐珠多吉向法院提起強制執行,8月底王某拿到了賠償金。

按理說,王某拿到了賠償金后,這起糾紛 該結束了。但是歐珠多吉在辦完后,又發現該糾紛涉及到王某的子女撫養費和老人的贍養費糾紛。原來,他在查驗王某的戶口本時發現王某有一個11歲的兒子,家中還有年邁的老人。

“既然王某傷殘等級較重,已經失去了勞動能力。那我應該繼續為王某提供援助。”根據相關規定,歐珠多吉向拉薩市城關區人民法院提起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訴訟。

2018年11月6日,拉薩市城關區人民法院做出判決,11月底被告方上訴,拉薩市中級人民法院確定于2019年3月1日開庭。

“這起糾紛快兩年時間了。剛一開始,我找了多個部門,由于證據不足等原因,他們不是推諉 是無人理會。后來,歐珠多吉律師為我提供法律援助,誰能會像他這樣盡心盡力?”王某說。

“他的熱心和認真讓我深深感激。”今天,王某把拉薩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的送達傳票送給歐珠多吉。

這兒還有一起頭疼的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這起糾紛受援人李某來自四川在拉薩務工,李某通過58同城接受一起上門維修熱水器的訂單,不料在維修過程中蒸汽泄露,致使身體燒傷嚴重。”歐珠多吉說,該案法律關系較為復雜,好的一點是,目前這起糾紛由四川省法律援助中心和自治區法律援助中心實行異地協作。

時間接近10點。歐珠多吉開車同記者一起將3月1日開庭的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一案的法律援助公函、授權委托書、律師執業證等手續提交給拉薩市中級人民法院承辦該案的法官,并與承辦法官進行簡短的案情交流。

在提交后,歐珠多吉同記者一起又趕往位于拉薩市柳悟新區的中國太平洋保險公司西藏分公司。

這是一起機動車責任事故糾紛。2018年5月,受援人赤某被某長安型車輛撞傷后在武警西藏總隊醫院治療,西藏阜康人民醫院法醫臨床鑒定中心鑒定為“十級”傷殘,誤工損失日評定為“180日”。因與肇事方在賠償事宜上無法達成一致,2019年2月2日,赤某申請法律援助,歐珠多吉承辦此案。

在中國太平洋保險公司西藏分公司大廳前臺,歐珠多吉向工作人員說明來意后,調取了肇事車輛保險單抄件,確定肇事車輛投保公司,確定肇事車輛所有人的具體信息,這樣做主要是避免所列被告錯誤,減少訴訟成本。

隨后,歐珠多吉又到公司理賠部請工作人員在電腦上查詢了肇事車輛在事故發生時段有無投保第三者責任險。“如果有第三者責任險,可以進行理賠協商。”歐珠多吉說。

但事實是,這起糾紛肇事車輛所有人沒有購買第三者責任險,這樣看來,只能走訴訟程序了。走出公司后,歐珠多吉顯得不怎么輕松。

目前,正值春節、藏歷新年剛過。“這幾天還算好點,不是怎么忙,也沒有多少人前來咨詢。”在返回的路上,歐珠多吉同記者聊了起來。

每年春節、藏歷新年臨近,這是自治區法律援助中心援助律師最忙碌的時候。前來咨詢和申請法律援助的當事人最多,其中農牧民工工資和勞務糾紛、工傷糾紛占大多數。剩下的基本 是離婚糾紛和交通事故糾紛。

“那么你一天最多接受了多少批次法律援助申請,接受了多少人法律咨詢?”面對記者的提問,歐珠多吉輕描淡寫地說道:“記不請了,有時候當事人在門外排起了長隊。”“每年我辦結的法律援助案件有80多起,記得接受人數最多的法律咨詢是一起群眾體性事件,當事人有80多人。”

除此之外,自治區法律援助中心還要承擔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指定的刑事法律援助案件。“不過,這方面法律援助案件不是很多。”歐珠多吉說。

下午剛剛上班,歐珠多吉的辦公室門口 來了兩個藏族人,他們正在用不確實的目光往門里看。看到這一情形后,歐珠多吉主動請他們進來坐下,詢問后拿起其中一位名叫覺巴提供的材料仔細地看了起來。

原來,這是一起民間借貸糾紛。覺巴是出借人,也是原告人。今天他收到了法院的判決書后,因為不識字,不知道判決書上寫了什么,也因為找不到被告而一時間犯起了愁。

“你們放心,現在還不用著急,這份判決書目前還沒生效,等生效后可以申請強制執行,到那個時候,我可以再幫助你們代寫強制執行申請書,如果被告方遲遲不領判決書或者法院無法送達判決書,法院會以公告方式送達。”當歐珠多吉把判決書的內容用藏語解釋清楚之后,覺巴臉上的愁容瞬間散了開去。

在他們走后不到幾分鐘,另一個藏族人來到了辦公室。這位叫尼某的藏族人是替他年邁的母親白某向歐珠多吉送來拉薩市堆龍德慶區人民法院的開庭傳票。記者看到,這是一起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開庭時間是3月8日。

3月1日和8日,作為受援人的法律援助律師,歐珠多吉現在已經有了兩起案件等他出庭提供法律服務。

不過,這對于歐珠多吉來說已習慣了。2018年10月,他曾在一周內連續4天為不同法律援助案件出庭提供法律服務。

下午4時30分左右。歐珠多吉的辦公室來了兩位 殊的“當事人”。66歲的藏族老阿媽斯朗措姆和她19歲的女兒丁增曲西。

對她們二位來講,歐珠多吉的辦公室好像并不陌生。一進門后,老阿媽滿面笑容,忙著把背上的布編織袋放到地下,從里面掏出一個四方形的竹筐,里面裝滿新炸的金黃的卡賽。女兒面帶羞怯,手中提著一個暖水瓶,里面裝著還冒著酥油花兒的酥油茶。

歐珠多吉先是一怔,隨之笑了一笑,接著又看了看記者。在讓老阿媽和女兒坐下后,歐珠多吉說:“老阿媽曾是他2017年法律援助過的一位當事人。當時老阿媽是一名環衛工人,在工作中因一起交通肇事受傷。作為老阿媽的法律援助律師,經過他的努力,老阿媽拿到了25萬余元的賠償金。”

“今天和女兒來沒有什么, 是過完年,來看看歐珠多吉律師。順便帶來自己做的卡賽和酥油茶。”老阿媽不會說漢語,熱情地用藏語同記者聊了起來,并且讓記者一定要品嘗她們帶來的卡賽和酥油茶。可惜的是,記者對藏語也不怎么全懂。

但真誠的感激,是用心能夠體會得到。因為歐珠多吉一次的法律援助,老阿媽一直心存感恩。“老阿媽是西藏貢覺縣人,家里沒有什么親人,只有她們母女倆。她們在拉薩已經生活了十五年了。”

時間過得飛快,臨近下班之際,日喀則市薩迦縣的拉巴次仁和他的同伴來到辦公室,他們向歐珠多吉咨詢說:“他們去年3月份 了一輛貨車給那曲市色尼區的人,但至今未收到車款,現在該怎樣才能維權。”

歐珠多吉講解相關法律規定后,為他們代寫了起訴狀,把擬好的起訴狀仔細校對2次后,所有材料整理成2份后交給了他們,并交代了在法院立案時應注意的一些問題。

作為一名80后的碩士研究生,歐珠多吉曾經在西藏拉薩監獄工作過。2014年,他調往自治區法律援助中心。

歐珠多吉說,“在辦理援助案件的過程中他深深感到維權的艱難,體會取證時的無助感。因為部分案件不僅存在許多爭議點,辦案過程也經歷一波三折,挫折不斷。肩上的責任、承受的壓力、受害者期盼的眼神,讓人焦慮不安。還好堅持下來了。”

辦一起案件,多一份成 。幾年來,歐珠多吉通過自身的真誠付出和不懈努力,讓每一起受援人的合法權益得到充分的維護。他說:“每次看著受援人感激的目光、會心的微笑、滿意而去的身影,覺得所有的付出都值得”。

責任編輯:董秀麗

標簽:自治區     責任編輯:次仁德吉

藏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聞網www.hbglsh.icu

藏網既中國西藏新聞網發布與西藏相關的新聞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聞,西藏風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橋梁。

福彩3d组6复试